施岑宜/谁辜负了谁
栏目:行业新闻 发布时间:2020-10-15
突然想起一位特别的朋友。生前的她在我看来,总是敢于冒险且充分享受生活,让人钦羡;离世前几个月,她专程跑来水湳洞找我,嚷嚷着说要来当邻居。那天,是我们相识快二十年谈话最久的一次,我带着她山上海边走逛,坐在无敌海景的货柜屋基地里天南地北聊,我从没想过那会

突然想起一位特别的朋友。生前的她在我看来,总是敢于冒险且充分享受生活,让人钦羡;离世前几个月,她专程跑来水湳洞找我,嚷嚷着说要来当邻居。那天,是我们相识快二十年谈话最久的一次,我带着她山上海边走逛,坐在无敌海景的货柜屋基地里天南地北聊,我从没想过那会是最后一次如此靠近。我完全不知她病了。

她总是很自然且理所当然地接受朋友们的款待与热情,相对于很怕有人情负债的我,每每在心中权衡着孰轻孰重,很怕欠着了什么,其实挺羡慕她的自在领受,但也难免会嘀咕她有时的无情与辜负。人与人的关系常是透过不断的你来我往、相互叠加而持续往前,只有单方面的付出,关系往往转为尴尬与不平衡。她突然走了,难过不舍中,我心里仍想着那些留下的辜负该如何?就像我当真地帮忙寻找她可以搬来定居的屋子,我摇头苦笑着,也纳闷着自己为何要如此献殷勤?

关于辜负,总是有指责意味的。但为何会如此?因为有期待、因为等待交换,而我们没有得到我们想要的。真的是因为有爱而恨吗?真正的爱应该是不会有悔恨的,恨的产生是因为我们求不得,在情感或者世俗的交换上,我们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;同样地,辜负可能也是这么一回事。我们的付出带着回报的痴想,当欲求不满,对方即成了罪人;一切都是关于自己,纠结地走不出来。

《道德经》第三十八回提及人最好的关系状态是与道连结,像呼吸一样地自然而为,但这种圣人般的能耐难得,平凡如你我,学得方法来时时提醒自己有效达成也不错。如果再没有,就用仁爱好爱满,但这像无底洞,长期的付出少了内外的平衡,讨好了他人委屈了自己,不开心;不想吃亏就秤斤论两好了,朋友相挺,你来我往没完没了地叠加,这就是义气。一堆要还的人情债也是累,但人和人的关系,如果连义都没有,这时,礼就是最后的防线,牵制彼此做人的规范,免于当禽兽。法治社会就是这般,因为人无法管理好自己,一点都不高尚。

让人怀念的朋友,要说辜负与否,那真是我们在关系中的不单纯。人一辈子活在关系里,在里头得到幸福,同时也受折磨;因为有他人,我们才能感知活着的滋味,知道自己还有许多不足。